中金股东

中金股东邵涵的视线偶然落在爻森撑在他身侧的右手,原本烫伤的地方只留下了几处浅色的疤痕,邵涵忍不住用指腹轻轻摸了摸。“这个疤多久能消?”爻森:“都别争了,我的最多。”爻森:“别摸啊,宝贝儿,还有点痒呢。”邵涵怔愣得更厉害了,他的眼睛闪了闪,似乎吃了一惊。他扭头看向爻森,微微张大了眼睛:“你怎么会知道沈佑的事?”那是一件印着Titans的logo的体恤衫,让在体恤衫上签名的粉丝不少,但这件体恤衫确实让爻森有些惊讶。邵涵摇摇头,小声说:“心疼。”

中金股东邵涵怔愣得更厉害了,他的眼睛闪了闪,似乎吃了一惊。他扭头看向爻森,微微张大了眼睛:“你怎么会知道沈佑的事?”邵涵:“……也没有什么单相思不单相思的,他已经对我不是那种想法了。”“你就当是我哪天做梦梦见的。”爻森说,“不管怎样你告诉我吧,我也不能吃不明不白的醋是不是?”“沈佑。”爻森捉住他的手,在唇边亲了一口,“不是吗?”爻森见粉丝们大老远过来,又眼巴巴地等着他签名,还有不少人带了礼物来送给他,他怎么也不能让真心喜欢他的粉丝们失望。

中金股东邵涵的神色变得有些尴尬,他微微撇了撇嘴:“他不是我前男友,我们没什么关系。”邵涵的视线偶然落在爻森撑在他身侧的右手,原本烫伤的地方只留下了几处浅色的疤痕,邵涵忍不住用指腹轻轻摸了摸。爻森:“都别争了,我的最多。”爻森回想起来自己在上次和友谊赛上处处针对沈佑的场景,他觉得沈佑当时一定在心里骂他是个神经病。不过沈佑也不冤,谁叫他之前把他的邵小左吓到了呢?爻森想干点坏事的冲动似乎被邵涵给发现了,他从善如流地从爻森怀里溜了出来,滚到了床的另一边,盖上被子说午安。“你就当是我哪天做梦梦见的。”爻森说,“不管怎样你告诉我吧,我也不能吃不明不白的醋是不是?”一整个上午爻森签名签得手抽筋,本来应该预计十二点结束的见面会硬是拖到了一点还排着长队。

上一篇:祸建安溪等6天被列进第两轮电诈重面天区挂牌整治

下一篇:江苏启动重净化气候蓝色预警 北京水泥铸制业停产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